坐实被借壳 老牌男装希努尔“隐性退市”

  ”,这也意味着从此以后服装界再无希努尔。其实,早在雪松文旅控股希努尔的时候,业界便有声音传出希努尔或许会成为借壳工具,当时希努尔方面就该消息予以否认,然而多年后,希努尔最终还是坐实了这一“传言”。

  8月22日晚,希努尔发布公告称,经公司申请,并经深圳证券交易所核准,公司证券简称自2021年8月23日起由“希努尔”变更为“”,证券代码保持不变,仍为“002485”。或受更名事件影响,希努尔股价飘红,截至8月23日收盘,希努尔股价上涨1.52%。

  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程伟雄表示,雪松文旅借壳希努尔已经确定,希努尔也算是卖个好价钱,当下疫情反复,实体门店业绩不确定的情况下,提前“隐性退市”储备大笔现金以应对后续发展。

  对于此次更名事件,雪松文旅相关负责人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,在服装销售子公司山东希努尔出表后,公司业务结构已发生重大变化,公司名称已经无法涵盖公司现有业务。鉴于公司控股股东变更和业务结构发生重大变化,为使公司名称能够更加准确地反应公司的业务结构及未来战略规划,进一步提升企业品牌形象与品牌价值,公司决定变更公司名称和证券简称。

  事实上,在2017年雪松文旅控股希努尔后,业界就传出“希努尔或沦为雪松文旅的借壳工具”的说法,但当时希努尔对外界的解释是:“希努尔将在不改变现有服装主营业务的情况下,对主营业务进行适当的调整和优化,通过增加文化旅游业务,作为公司新的业绩增长点之一。”

  据了解,雪松文旅为一家以旅游小镇开发、景区管理输出、农业旅游开发为核心业务的旅游开发与管理公司。2017年6月,雪松文旅从新郎希努尔手中以42亿元价格收购希努尔63.62%股权,成为希努尔新任股东。

  新股东入驻后,希努尔开启了旅游业务的拓展。2018年上半年,希努尔一口气投资控股了诸城市松旅恐龙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、广西灵水小镇文化旅游有限公司、香格里拉市仁华置业有限公司、西安天楠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、嘉善康辉西塘旅游置业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等8家以旅游服务业务为主的企业。由此,希努尔的旅游业务比重也得到提升。根据财报数据,2019年,希努尔旅游业务营收占比达72.42%。

  相关资料显示,希努尔是一家集中高档西服、衬衫和服饰产品的设计、生产和销售于一体的企业,于2010年10月在深交所上市。

  “伴随旅游业务的不断切入,希努尔一直以来的服装主业被削弱。”业内人士表示。事实上,自上市以来,服装业务板块一直是希努尔的核心业务,但在2013年以来,希努尔业绩不断下滑。

  基于此,希努尔一步步剥离服装业务。2017年10月,希努尔对外宣称,拟投资设立全资子公司普兰尼奥男装,并将希努尔旗下与服装生产相关的资产、负债等打包转让给上述全资子公司。随后在2017年12月,希努尔宣布以6.85亿元价格将普兰尼奥男装全部股权转让给前控股股东新郎希努尔。

  对此,希努尔方面给出的理由是实施业务整合、优化资源配置,促进公司更好地发展。

  随后在2020年12月,希努尔方面再次披露转让子公司公告。希努尔将子公司山东希努尔100%股权转让给新郎希努尔,转让价格为5.08亿元。

  据了解,山东希努尔为希努尔众多子公司中仅剩的涉足纺织服装、服饰的企业,此次转让后,希努尔将不再持有服装类资产,这也被业界认为希努尔成为了真正的空壳公司。

  与此同时,希努尔也在不断削减旗下商铺数量。根据希努尔发布的公告,2020年希努尔总共出租及出售了商铺26家,合计收入1232.9万元。2021年,希努尔继续将公司拥有的不超过19家已购置的商铺/房产陆续出售或出租,账面原值合计不超过6.4亿元。

  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表示,虽然希努尔剥离了发展不济的服装业务,拓展旅游业务,但在疫情反复下,能否凭借旅游业务实现公司的持续性发展提振业绩,存在着一定的不确定性。

  在疫情影响下,希努尔的文旅业务受到波及。2020年,希努尔营收为15.26亿元,同比下滑57.44%,亏损1991万元。其中旅游业务营收为1.35亿元,同比下滑94.8%。2021年上半年,希努尔预计亏损200万-400万元。

  希努尔方面称,公司旗下已开业的文旅小镇自2020年1月起暂停营业,业绩受到较大影响。此外,旗下在建小镇项目在疫情期间暂时停工,导致工程无法按计划完成并投入运营。虽然自2020年5月开始,公司各项目陆续恢复游客接待,但受疫情影响,游客热度及跨省团队游业务尚未恢复,因此业绩受到较大影响。

上一篇:国民男装品牌「海澜之家」选择班牛打造数智服
下一篇:闽派男装走向品牌焕新之路

 

相关资讯 Releva ntnews
热点资讯 Hot spot
Jeep男装官网
服务热线

http://www.vk2kv.com

头头体育,头头体育app,头头体育官网

网站地图